中国会在贸易战中动用“核选项”吗?

中国持有超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抛售会导致利率上升、损害美国,但也会严重损害中国自己的国债持有。分析认为,这可能成为中国向特朗普打出的最后一张牌。

中国持有超过一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如果它选择将其用在贸易战中,后果将难以预测。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持有超过一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如果它选择将其用在贸易战中,后果将难以预测。

特朗普的对华谈判策略:好斗、谄媚、缺乏艺术性

在与中国谈判时,特朗普颠覆了传统的谈判规则,先是提出吸引眼球的要求,然后接受一切切实可行的要求并称之为胜利。他既好斗又谄媚,达成的交易看起来不怎么具有艺术性。

“在一笔交易中,你能做的最糟的事就是显得急于达成交易,”特朗普总统在《交易的艺术》里写道。“这会让对方闻到血腥味,那你就死定了。” Al Drag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l Drag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一笔交易中,你能做的最糟的事就是显得急于达成交易,”特朗普总统在《交易的艺术》里写道。“这会让对方闻到血腥味,那你就死定了。”

马斯克的小目标:特斯拉市值不上500亿不领薪

马斯克称,只有特斯拉市值超过500亿,他才会获得薪酬。他认为特斯拉有潜力成为一个万亿美元级别的公司,而这个激励方案可以为让人类成为多星球物种这一目标提供资金。

埃隆·马斯克对特斯拉寄予厚望。“我真的能看到特斯拉在十年时间内变成一个万亿美元公司的潜力,”他说。 Sasha Masl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Sasha Maslov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埃隆·马斯克对特斯拉寄予厚望。“我真的能看到特斯拉在十年时间内变成一个万亿美元公司的潜力,”他说。

外企纷纷撤离中国,星巴克为何逆势而进

政治障碍和文化不适应让很多美国企业在中国表现不佳,最终偃旗息鼓。星巴克却以每年500多家新店的速度在华扩张。公司董事长说,他们找到了在中国取得成功方法。

北京旅游区南锣鼓巷,一家星巴克门店的标识。总部位于西雅图的星巴克,正以一年超过500家的速度在中国开新店。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旅游区南锣鼓巷,一家星巴克门店的标识。总部位于西雅图的星巴克,正以一年超过500家的速度在中国开新店。

哈佛商学院为何成了培养贪婪的地方

学生走进哈佛商学院,相信企业的目标是增进社会福祉;他们毕业的时候,相信股东价值才是最大的追求。新书《金牌通行证》解释了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商学院为何遭人恨。

哈佛商学院2014年的毕业典礼。一本新书指出,哈佛商学院的使命已经被扭曲了。 Rick Fried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Rick Fried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哈佛商学院2014年的毕业典礼。一本新书指出,哈佛商学院的使命已经被扭曲了。

喜达屋收购案再次考验美国对华投资监管

安邦对喜达屋酒店的出价将中国海外酒店收购潮推至新的高点。80年代末,日本曾对美国顶级地产狂热收购,引起不安。如今轮到中国上场,美国监管机构和政客将作何反应?

费城雅乐轩酒店(左)和华盛顿的W酒店。 Ryan Collerd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nd Cliff Owen/Associated Press

Ryan Collerd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nd Cliff Owen/Associated Press

费城雅乐轩酒店(左)和华盛顿的W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