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特朗普能有恃无恐地说谎?

美国政治的制度性变化和碎片化的媒体环境让政客们可以更轻易地歪曲真相。特朗普的谎言范围和规模远超他人,他提升了政治谎言的艺术,甚至可能改变了民众的容忍度。

特朗普总统于上周四出发去度假。他有过太多谎言和夸大之词,引发了政治史学者的思考。 Al Drag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l Drago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特朗普总统于上周四出发去度假。他有过太多谎言和夸大之词,引发了政治史学者的思考。

美大学生脑组织严重损毁,其父控诉朝鲜暴行

奥托目前可以自主呼吸,但大脑严重受损,对外界没有反应。朝鲜声称他肉毒中毒并服用安眠药,医生表示未发现中毒证据。其父称朝鲜“残酷对待与恐吓威胁”他的儿子。

奥托·瓦姆比尔在平壤最高法院。辛辛那提的医生说,他的情况稳定,但遭受了“严重的神经损伤”。 Jon Chol Jin/Associated Press

Jon Chol Jin/Associated Press

奥托·瓦姆比尔在平壤最高法院。辛辛那提的医生说,他的情况稳定,但遭受了“严重的神经损伤”。

希拉里女性角色不太吸引千禧世代美国人

女权主义本是希拉里的竞选优势,但在30岁以下的选民面前,这种优势消失了。年轻一代享受着女权进步的成果,认为在一个后性别的时代,总统是不是女性已没那么重要。

本月,希拉里·克林顿的支持者在新罕布什尔州曼彻斯特社区大学的一场集会上。 Richard Perry/The New York Times

Richard Perry/The New York Times

本月,希拉里·克林顿的支持者在新罕布什尔州曼彻斯特社区大学的一场集会上。